442,重新洗牌,始得花好月圆 (完)(1/2)
清晨,司小北被殿外的鸟叫声惊醒,缓缓睁开眼时,手动了一下,发现右手有点麻,往边上瞄了一眼,温暖的晨曦中,羲庭睡得甜甜的,带着暗香的气息,喷薄在耳边。本来她是平躺着睡的,毒性未解,平躺对于她来说是最佳的睡姿,现在完全是一个侧睡的睡姿,一只手扣在他腰上——这表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悄悄地,他收回自己的手,轻轻揉了揉,没有起床,继续枕在那里看着:小不点,终于是他的了……

    想曾经,他也排斥过她的,在他14年岁时,她才刚刚出生,那时的自己,已经熟读古今文章,是族人眼里的天才少主,族人懂的,他都懂,族人不懂的,他也懂,世间任何难题,在他面前都不是难题,生性铁石心肠的他,冷漠寡言,没有人走近他,所有人都猜不透他的所思所想。

    长老说,他是他们遇到过的最安静的族长。

    他可以一整天不说话,只和书为伴,只和鸟为友。

    他又能看透一切,把各种族务处理得非常棒。

    14岁,当他感应到她的存在,第一次见到那个病得只剩一口气的小小“丑八怪”,他觉得老天肯定是在开他玩笑:为什么自己这么的出类拔萃,未来的伴侣非我族人也就罢了,还是一只病猫,随时随地都会嗝屁掉。

    出于人性本能的同情心量,他将她带回岛,由四大长老帮忙救治——嗯,那时,他在医学上的造诣一般般,因为他没想过要在这方面深入的打磨。

    小小丑八怪被救治时,他也不大去理会,后来长老说需要他的血,她才有活的生机。

    他不愿意给,一旦给了,就意味着一辈子纠缠不清。

    那天,他去看她,长老说再这么拖下去,她要不行了。

    那么瘦弱一个小毛头,本来又哭又闹的,那哭声就像小猫叫,可是当他坐下时,她不哭了,眨着一双盈满水气的大眼睛,一双小到不可思议的小手,冲他挥舞着。

    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她却反过来抓住了他的手指头,再也不肯放手。

    自父母过世之后,从来没有人这么握住他的手,那一刻,他心生不忍,竟鬼使神差地拿自己血做了她的药引。

    后来,她一天一天长大起来,身体时好时坏。

    好的时候,她只要一开心,就会咯咯大笑,那无邪的笑容,最易感染人,他会因为她的笑,眉目舒展,心情无比好;坏的时候,她不哭不闹,昏昏沉沉只知道睡觉,会害他牵肠挂肚,一次又一次,他努力想将她挽救。

    时光匆匆,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曾经的小小丑八怪,一天天在蜕变,她慢慢被养大了,虽然依旧瘦弱,可那张小脸蛋,不再丑陋,而变得珠圆玉润,变得可爱精致……

    9个月时,她能一边爬着,一边叫:“哥哥,哥哥……”嘴里还直吐泡泡。

    12个月时,她牵着他的手,学会走路,却耍着无赖,抱着他的大腿,笑眯眯缠他,说:“小司哥哥,希希要抱抱……”

    2周岁,她爱捉迷藏,爱偷袭他,喜欢抱着他的脖子,只往他脸上抹口水,软软地哄他开心,“小司哥哥,你最好最好啦……”

    3周岁,她能说很完整的话了,冰雪聪明的她,小脸蛋越来越漂亮,她爱窝在他怀里,说:“小司哥哥,希希喜欢你,希希最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小白小黑它们都不如你。”

    4周岁,她第一次病危,长达七天的昏睡,令他无比恐慌,当她醒来的那一刻,惨兮兮问了他一句话,“小司哥哥,我会死吗?我不想死,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可不可以。”

    同一年,他带她出了国,也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触大学,读了西医,只为了寻找到可以保她性命的法子。

    5周岁,他开始教她读书,瘦小的她,天生冰雪聪明,是他见过最会读书的小不点,不过一年时间,就学完了小学两年级的课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