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他的诡计多端(1/2)
宋嘉毅见沈小荷进来,马上把到嘴边的话改了,“视频会议到此结束,有其它事情发我邮箱。“

    屏幕一关,也不管对面的人还有话要说。

    他扶住拐杖,“跳”到她面前,咧嘴笑,好不温柔,阳光。

    “参加姐姐婚礼的礼服,明天就能准备好了。”

    沈小荷回与微笑,抱了一个抱枕靠在沙发上,“这么久了,还没跟你道歉,我那天不是故意用你做借口的,只是……只是顺口就说了。“

    宋嘉毅坐到她身边,握住她不知放哪里才好的手,“我不介意,当你的救生圈,我不介意你利用我。“

    两人四目相对,宋嘉毅满眼温柔无悔,沈小荷感动几秒,笑笑。

    她突然想知道答案,想知道为什么他要骗她。

    话到嘴边,又隐下去了。她都要走了,答案还有那么重要吗?

    “恩,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你的拐杖吧。“

    许是气氛太好,宋嘉毅一时动情,抓住沈小荷的一双手,“小荷,我……“

    “啊!我想起还有事,我先出去了。“

    宋嘉毅对她什么感情,她虽然不接受,但也总不会怀疑,现在,她自己都说不准了。

    看着关上的门,宋嘉毅心中感情不能抒发,心火一起,把桌子上的纸镇狠狠一丢,险些甩到开门进来的人。

    沈星河一脸惊恐的望住纸镇,手抖着抚上自己的脸,上一次也是这么危险。

    宋嘉毅见到差点伤到她,特别她眼中的惊慌,心一软,说了,对不起,想想又加了一句,“没伤着吧?“

    “没,没事……你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

    面对沈星河殷勤的目光,宋嘉毅到嘴边的“要怎样才能让沈小荷喜欢上他”的话,重新收了回去。

    “没什么。”

    他低头,“你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我想自己安静一下。”

    他的手微微发抖,此时此刻,他竟然连跟沈小荷相似的脸都不敢看到,她闪烁的眼神,她惊慌收回去的手,就连头发丝的都是对他的拒绝。

    沈星河当然知道宋嘉毅是被谁弄得不愉快,除了她那个不成才的妹妹,没有第二人选。

    她假装不知道,展露笑颜,“非得有事情才可以来找你吗?真伤我的心啊。”

    宋嘉毅深深呼出一口气,整理好情绪,“那你是有什么事?”

    他的眉微微蹙紧,眼神坚毅,沈星河反而被望得一时间忘记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了。

    “额,额那个,明天就是婚礼了,在想穿什么衣服呢。”

    “这个问题,你自己想好就可以了,我送给你。”

    宋嘉毅无所谓,转身要回到桌子后面办公。

    “但我想跟你的搭配。”

    她的声音细小,他的脚步微顿。

    他也是这般用心的对沈小荷,他们共同出席婚礼的衣服,他早一个星期就已经准备好,太早怕她的身形变化,要改,一个星期,刚好。

    他转身,从上到下看她,看到沈星河的脸微微泛红,“那边盒子的衣服,你拿去吧。”

    反正沈小荷也不在意,给沈星河也罢,怎么说她们如此相像,伤害了她,就跟伤害了沈小荷一般,他是这样的不忍心。

    “真的吗?”沈星河不顾形象,情绪完全暴露,走过去,打开盒子,淡淡的干玫瑰粉色,非常耐看的颜色,看住宋嘉毅好像不好意思的侧脸,一阵风吹来,她竟然呼吸停顿了一下,心脏,心脏刚才停了一下,这……应该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是呢,一开始宋嘉毅只是她想从沈小荷身边抢过来,是进入豪门的钥匙,现在呢,却真的动心了呢。

    他做的种种没能打动沈小荷,却打动了她。

    沈小荷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顿了顿,继续收拾手上的东西,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背上背包,路过宋嘉毅房门口的时候,她伸手想敲门,想想了,又放下了。

    走到楼梯口,却看到正在楼下等她似得沈星河,夜光灯的昏暗光,照着她,沈小荷看着仿若有着伤感。

    在她经过她的时候,沈星河才开腔,“我以为你改变心意,不走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走?”

    这件事情,只有武小磊知道,她怎么……

    “妹妹啊,你的命就是好,总遇上喜欢你的男人,而我,总是要自己谋求,就连一件礼服,都要煞费苦心,才能拿到手,我原是多么骄傲的人,要什么有什么,但偏偏你回来了,这一年来,你知道我是多么辛苦吗?这三个月来,你又知道我有多痛苦吗?自己爱的男人,一直爱着你,你……”

    “嗯?你爱上宋嘉毅了?”

    沈小荷心中一片平静,听到这句话,终于起了涟漪,望住飒然定住的沈星河,她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所以你设局让我知道宋嘉毅是装瘸腿,好让我不用再因为愧疚待在这里。但是,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她介意的是这点。

    “这件事情,有谁知道,你心里没数吗?呵~沈小荷,有本事这次就别回来了。”

    哦,真的是武小磊,沈小荷心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细细想想回来之后的一些细节,一时间被背叛的感觉,向她袭来,十分震惊。

    “嗯,我尽量。”

    沈小荷眯眼笑对沈星河,沈星河笑容一敛,第一次见她这种笑,太真诚,又太心伤。

    痛吧,沈小荷,好好感受到我的痛苦,相识多年的好友背叛自己的滋味,好好尝尝。

    沈小荷出门,沈星河关上门,脱鞋走回楼上,却是蹲坐到宋嘉毅门口,嘤嘤低泣。

    程千煜看到沈小荷的身影出现的时候,瞳孔放大了一下,好几天不见,这人终于出现了,天还没亮,他彻夜不能眠,远远开着车跟在她身后,没想到一路到了机场。

    她要去哪里?

    “辛末,马上来人民机场,顺便……”

    辛末晕乎乎的被老板吵起来,听到要跟沈小荷,精神就来了,他就知道这个小姑奶奶不会给老板好果子吃的。

    程千煜交代辛末要处理的事情之后,回去公寓,算是明白了,心里有点忐忑,不是因为这次婚礼的计谋,而是因为沈小荷会因为他这次的计划,心生不满吧。

    欺瞒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躲在一旁看她的反应,是种不错的感觉。

    沈小荷在偌大的机场,看人来人往,想起来再T市的大学趣事,那时候林美诗还在,还没跟武小磊一起,后来他们一起了,再后来美诗意外怀孕,他们两个女孩形影不离,美诗的课都是她去代上的,一是因为他们长得却是有八分像,二来武小磊在那段时间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