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百年孤独(1/2)
杨景行,浦海市尚浦学校的学生,下学期就高三了。 现在是暑假,他正跟随学校组织的夏令营在欧洲旅行。今天是在巴黎的最后一晚,杨景行和室友谭东无聊了一阵后决定去买点酒成长一下。

    按照谭东的建议,真男人就喝白兰地。俩人在小便利店里看了半天,挑中一瓶七百毫升装的,也不知道什么牌子和种类。

    俩人都已经十六七岁,在这已经是可以买酒的年龄,可是护照被带队老师集中管理,而且学校也规定学生在校期间不得饮酒,啤酒也不行。所以杨景行只能拿出居民身份证和收银的老头子谈判,忐忑的解释了半天。谭东本以为杨景行一米八三的身高外加青春小胡子可以让他们省去这些麻烦的。

    终究还是把酒买到手了,提回青年旅社的房间时也做贼似的战战兢兢。关了房门后就立刻找杯子,一人倒上半杯。

    急不可耐的痛饮了一口后,谭东又皱眉品味了一下,评价:“操,和xo一个味道。”

    杨景行笑:“那赚了。”

    谭东嚼干果:“你给的钱,多喝点。”

    杨景行不同意:“我要请客。”

    谭东豁出去的又大口喝一小口:“一人一半!”

    一刻钟后,酒瓶才空了一半,谭东已经醉了,一手拿酒杯一手抱枕头的抱怨:“真的不该来这个学校,我后悔死了,我要是留在曲杭,不知道玩得多舒服,朋友多,美女还多。”他是曲杭人,而杨景行的家在九纯,是曲杭附近的一个小县级市,因此两人成了朋友和室友。

    杨景行气愤:“你可以不把我当朋友,但是不能不把蒋箐当美女!”蒋箐是谭东中意的同班漂亮女生,这次同行。

    谭东叹气:“我真的早看不惯她了……我想早恋啊,已经迟了!”

    杨景行碰杯:“同病相怜,干了。”

    谭东不肯:“你说哭了我也不信!”虽然在尚浦杨景行也和绝大部分同学一样没什么风花雪月,但谭东坚信室友有不清白的过去。当了两年室友,同桌一年,他有些杨景行的把柄。

    谭东又说出自己的理想:“我还想明年带着女朋友去德国看世界杯呢。”那应该是高考之后的狂欢。

    杨景行又碰杯:“加油,祝你早点早恋!”

    这次谭东乐意了,喝了一口后仰身躺下,闭上眼睛整理思绪:“任初雨,成绩不行;李娅,有点矮;王凡璇……不大认识;白筠,没意思……陶萌,越来越看不惯她……”三班的几个好看的都淘汰了,四班的也不行,还真是个难题。

    杨景行表扬:“你眼光太高了。”

    谭东气愤:“操,你眼光就低!”

    最终这瓶酒没喝完,但是谭东已经醉得洗都没洗就睡了。

    早上七点不到就起床集合,因为要赶九点的高铁去日内瓦。严格认真负责的薄老师清点了一下人数,十个男生八个女生到齐。

    吃早餐的时候,谭东招呼任初雨和李娅坐一起,说自己和杨景行昨天晚上是酩酊大醉,现在还头昏。

    女生们却没仰慕,李娅问:“杨景行,坐过tgv没?”

    杨景行摇头:“你下午再问我就坐过了。”

    任初雨轻笑一下,说:“曲杭到浦海也要通高铁。”

    李娅不屑:“等那时候,都毕业了。”

    八点过一点一群人就被旅行社送到了里昂车站。薄老师招呼大家规规矩矩的坐着,别走散。

    酝酿了很多天的杨景行找准机会,硬着头皮去找求情:“薄老师,我可不可以不和大家一起去罗马?我想去摩德纳看看。”

    薄老师想都不想的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那怎么可以……摩德纳是哪?”

    “法拉利总部。”同班的邵磊懒洋洋的帮杨景行回答,“过眼瘾的地方。”

    杨景行急切的说:“我到日内瓦就出发,只去一天,来得及。”

    博二等想起来,在国内统计的时候,杨景行写的想去的地方似乎就是哪,可他还是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要和大家一起!这次参观cern的机会来之不易,要珍惜。”他是物理老师,当然这么想。

    这时候,陶萌走过来了。她身上穿着一套以前没见过的迪奥夏装。黑色的短裙,类似夹克的浅灰上装,黑色高跟鞋和半透明的黑色短袜,并不适合十六七岁的女孩子。

    穿上高跟鞋的陶萌就和一米七五的谭东平起平坐了,大大的太阳镜遮了她的半个脸,让粉润的薄嘴唇有些炫目。

    对于蒋箐和陶萌的班花地位,谭东认为是蒋箐胜出一筹,因为陶萌已经是班长了,不能有太多头衔,本来就够臭屁的。

    在薄老师面前站好,陶萌取下太阳镜说:“薄老师,您给旅行社说一下,我要在意大利留一段时间,不和大家一起回了。”

    这个要求薄二等就同意了:“嗯,我知道了。父亲过来了?”他之所以叫薄二等,是因为身高还不如没穿高跟的陶萌。

    杨景行是真不要脸了,连忙追去问:“薄老师,那我能多留两天吗?我给家里打电话……”这让陶萌看了他一眼。

    讲究公平的薄二等只得说:“只要你父母同意!”

    杨景行连忙给父亲打电话,难得一次 的低声下气。可父亲当然不同意:“不行,你一个人!意大利的人也不讲英语吧?”

    杨景行不放弃:“我求你了,不是为了法拉利,我根本不想来……”实在不行了只得放弃自尊:“不光我一个人,还有个同学,她家里要来人接她!”

    陶萌这次看杨景行的眼神就吃惊了,嘴唇一动想说什么。

    父亲一连串问题:“你什么同学?男的女的?家里干什么的?是不是真的?”

    杨景行却不看陶萌:“是真的!”

    “把电话给你老师,我问问。”父亲不太相信儿子。

    杨景行厚着脸皮再求薄二等。

    薄二等很为难啊,在电话里说:“是有个同学不回去……还是女同学,可是他们也不……”狠下心的看陶萌:“陶萌,你愿不愿意对杨景行负责?”

    在其它同学的讪笑中,陶萌没什么表情的垂下眼睛摇摇头。

    杨景行尴尬的接回电话后,恼火的对父亲小声叫:“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算了!”

    过一会就上车了,杨景行似乎很失落,闷闷的看窗外。出发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听见陶萌叫他:“杨景行。”

    杨景行头都难得扭过去,斜着眼睛瞟仇人。

    “你要留在罗马干什么?呆几天?”陶萌公事公办的语气。

    杨景行的表情立刻翻转,满脸堆笑:“我去看看法拉利总部……两天就好,最多三天!”

    陶萌看着杨景行思考了有五秒钟,说:“那我们九号去,你最迟十一号要上飞机。”

    杨景行连忙说:“没问题!我一个人去,看完就走,出不了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