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被强吻了(1/2)
他,堂堂信阳君,被一个女人当着家族所有人的面,亲吻了!!!

    顾兰亭十九年的温和镇定,在这一刻,山崩地裂,碎成了粉末。

    “顾兰亭!”

    直到听见顾成章气急败坏的怒斥声,他才猛然惊醒过来,一把推开李承欢。

    而李承欢顺势一个趔趄,手中的碗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落在了对面湖里。

    顾成章忍无可忍,暴怒道:“来人,把这个疯子请出去!”他用的是请,然而语调却是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这妖孽乱棍打死的嫉恶如仇模样。

    立即有家丁上来,顾兰亭抬手正想阻拦,却见李承欢又不怕死地开了口:“顾大人,请问在下做错了何事啊?”

    顾成章本就竭力压着仅剩的涵养,可刚刚顾兰亭那抬手一拦的动作无异于火上浇油。他厉声道:“你身为女子,不思量三从四德便也罢了,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行为!李千重是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徒弟的!本官定要向御史台参奏他一本!!”

    顾东篱悄悄地蹭了过来,扯住顾兰亭的衣袖。

    可顾兰亭仿佛被刚刚那一吻给吓坏了,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自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唇角抿成一条直线,正在认真地思索着什么。小丫头无奈,只得拼命给李承欢使眼色。

    李承欢却是毫不在意,拱手一礼,恭恭敬敬道:“顾大人既然说到御史台,那可曾知当年醉卧海棠之事?”

    顾成章道:“本官曾在御史台任职多年,从未听说过什么海棠之事。”

    李承欢道:“当年皇帝与徐皇后少年结为夫妻,感情甚为深厚,新平二十二年,皇后生日,宴席上皇后一时高兴喝醉了酒,携今上醉卧花丛,恰巧被御史台看到,以败坏超纲为由参奏……”

    顾兰亭终于恢复了冷静,抬眸斜睨了过来,然而耳根子仍有一些发红。顾成章气得浑身发颤,喝道:“胡说八道!”

    席上众人都吓得浑身一抖,顾成章勃然怒道:“净化朝纲、克己复礼,正是你绣衣司的职责!你身为绣衣司的官吏,不但藐视道德礼仪,反而还要助纣为虐,败坏风气?!”

    李承欢扬眉一笑,继续胡说八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要礼仪法度,也要有人情义气。当今皇上也曾有言,礼法容情,恩威并举。在下正是因为身负绣衣司之责,才更觉得要宽容对待世间情感,若是一言不合就以‘伤风败俗’之罪论处,刑部一年下来得有多少冤假错案?”

    顾成章冷笑道:“本官不管你绣衣司是如何当差的,也没兴趣分辨你那些歪理,我只问你一句,为何缠着我儿不放!?”

    李承欢瞎话张口就来:“是他先亲我的!”

    曾任过御史大夫的顾成章,眼里向来容不得任何沙子,而李承欢这种厚颜无耻颠倒黑白的行径,简直是把他的头往沙子里摁。当即撕下礼仪世家的皮,化身为毒辣无情的酷吏。

    只见他拍桌而起,大怒道:“滚!”

    正在此时,湖边忽然响起一阵惊恐尖叫。

    席上众人纷纷回头一看,立即大惊失色,指着水面说不出话来:“鱼!鱼!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