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三章 生机(1/2)
云草醒来后,肖重山就带着百眼离开了留春山。用他的话说,他才到九重天就碰见云草受伤,还未去各处走走。闲月当年留了不少后手,他也是时候去接手了。

    送走了肖重山,云草除了每日里去看一眼沉睡不醒的魏无忧,多是待在屋子里继续养伤。倒是月白,也不回她丹田了,整日里在留春山上下转悠。偶尔,云草也能见着一两回留春,问他月白在找什么。这才知道原来月白想在不周天住下,正在找落脚地了。自生死树能离开她丹田的时候,她就预料到有这一日。只没想到月白会这么急切,看来留春山确是个好地方,不然他娘的那棵生死树为什么也选在这地方。

    月余过后,月白总算是选好了落脚地,却是在先前那棵生死树三丈远的地方,他如今还小,树冠只覆盖了半里地,远不如头顶上那棵。等着它的本体从云草丹田出来,扎根到土里后,留春山总算是有了点生气。且不足一天,代表生的那一半树下就生了些许灵花灵草。

    云草起初没在意,只到有一日,月白和留春同时出现在她跟前,她这才明白月白为何会那么急切。这小家伙虽老是凶巴巴的,其实对留春很好。留春老实,他老是担心他吃亏,所以每每她找他俩的时候,总是他出现。

    至于为何他俩会同时出现,却是多亏山顶那棵死了的生死树。自月白扎根进土里后,这棵死了的老树就开始消弥,它体内神木本源通过它的根须传给了月白。以至于月白一下子长大了不少,而生死树的树冠也能盖住小半个留春山了。至此,他才敢与留春分离,成为两个独立的灵体。当然,这些都是留春告诉云草的,中间的一些细节,他并不是很清楚。这就是个老实孩子,月白说什么他信什么。云草也没想过问月白,这家伙压根不理她。除非她命令他,不然他该干嘛干嘛。

    这一日,云草才入静不久,就听到门外有敲门声。他放开神识,发现月白鼓着张脸站在门外,在他后面站着月老。

    再见着月老,云草的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她也没准备不见,她还想着问问他外面怎么样了。

    “云丫头,听说你受了重伤?”月老面带着些愧疚的问。

    “确是受了些伤,如今已是大喊了。”云草提起凝月壶黑他倒了杯茶。

    “丫头,你要是心里不痛快就骂老头两句,老头我确实骗了你。”月老接了茶,正准备喝又放了下去,面色通红的道。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如今不也还好好的吗?您这次来难道就是来道歉的?”云草见他道歉,心里好受了许多。她并不是不介意,她只是看的淡。但若是人以诚待她,她也是高兴的。

    月老犹豫了下,终是坦白道:“有人让老头来问问,堕落渊的事可是与你有关?东华如今可是跟着你?”

    “我确实去了堕落渊,只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化神小修。至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