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鹿角纹身的男子(1/2)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辛茯仍在玻璃屋子里坐着,外面夜灯映着晚樱的轮廓,摇摇晃晃很不真实的样子。

    有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并没有转头去看,只是往一边挪了挪,似是给那人让了个位子。

    那人进来,带了一屋子的烟味。他甫一坐定,就又摸了一支烟出来。还没凑到嘴边,他瞄了一眼尚在发呆的辛茯,又把烟放了回去。

    “热闹啊,有一阵子没见,招惹谁了?”他伸手自己倒了一杯水,手臂上露出一截纹身。

    青墨色的鹿角,蜿蜒直入挽起的袖中。

    辛茯一向不讨厌烟味,这会儿闻起来,有些冲鼻子,倒是醒过神来,“最近招惹的,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古怪。”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她才懒懒问道:“你呢?又无聊了?”

    那人靠近沙发里,“也就你这边的事还有点意思。”

    “他们还是不允许你离开这里?”

    “想困着我的人还没生出来,我不走,也就卖秦叔一个面子……”他语气里尽是不屑,“对了,上次那个女的,是不是不治而愈了?”

    辛茯想着方然然上回的那封信,点了点头,“算是吧,之后没再来过。”

    他眉梢扬了扬,“这看起来不是在帮你啊,反倒让你没生意做了。”

    辛茯阖了阖眼,“你把那个人怎么了?别太过了……”

    “老大,就算有什么事,我担着,你操什么心?那种人,该!”他终于没忍住,拿了烟,啪地点上。火光跃动里,宛如雕琢般的五官透着狠厉之色。

    “那个零露……”辛茯觉得有些倦。

    他狠狠吸了一口,吐出很大的一个烟圈,“这世上不缺人渣,那个后妈,叫刘思思,这会儿应该很难看了……”

    若隐若现的丝竹声,几乎立刻引起了辛茯的注意,“北冽,你听见什么了?”

    北冽凝神听了一会儿,“没有,”他回答的很肯定,“又有幻觉了?”

    辛茯摇头,“不是,一定有。”说罢往外走去,“你回去吧,还是那句话,点到为止。”

    话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门外。北冽将手里的烟掐了,狠狠摁在一旁的烟缸里。

    辛茯很肯定,那声音是从虞幕的后院里传来的。她本来就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他,当下再不迟疑,往五号院门走去。

    辅首衔环安静地隐在藤蔓的影子里,她敲了好一阵,并没有人来开门。

    再爬一次那个墙头,是她最不愿意的方式。然而眼下看来,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又敲了一阵,里面仍然没有动静,她有些气馁,一下靠在大门上,谁知门就这么开了,她险些摔倒在地上。

    前院黑乎乎的,看不清什么。想着虞幕不止一次私闯自己的院子,辛茯觉得自己偶尔这么私闯一次,实在不算什么。当下气定神闲地将大门在身后关上,往后院走去。

    推开后院的门,里头仍是一片静谧。上回来的灯火都没了,成片的花树隐在夜色里,重重的影子。丝弦声早就听不到了,她开始怀疑是不是刚才真的是个错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