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扇不出风的扇子(1/2)
眼前这个男人,眉眼慵懒,意态闲闲,身上不知什么质地的袍衫衣襟微敞……幸好没有灯火,看不清楚。

    辛茯手里仍举着扇子,“这里面有点闷……”说罢扇了扇。

    扇了几下觉得有些奇怪,却一时也说不出是什么地方不太对。

    虞幕的嘴角似乎有了很淡的笑意,“你叫它什么?”

    “小五。”辛茯几乎是脱口而出,心里有些疑惑,凭什么告诉他?

    他嘴角的笑意似乎又浓了一些,勉强算是有了些表情,“小五……比阿明好些……”

    辛茯没有心思去理会谁是阿明,她又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才察觉到里面的古怪。

    没有风。

    纵然自己的这把扇子确实不大,但这么摇着,一向是凉风习习。可眼下,任凭她如何摇动,一丝风都没有。

    “这不科学……”辛茯将扇子翻来翻去地研究着。

    诚然,这把扇子本来也不科学。

    用这把扇子的时候,可以探知人心,这是她很久以前就发现的秘密。然而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这世上,除了北冽,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今夜带来本是想探探虞幕的心思,不想居然连风都扇不出,直接Down机的节奏。

    “你看起来认识这扇子?”辛茯抬眼问他。

    虞幕的表情很诡异,她觉得眼前这个人和这扇子怕是有些渊源。

    虞幕坐起身,将那扇子略看了看,“看着是有点眼熟,虽然样子丑了不少。”

    “你是什么人?”辛茯看着他的面庞,握着扇子的手有些发白。

    他的目光深邃而旷远,在她的面上逡巡了一番,“你倒不如问问,你自己是什么人。”

    她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对于始终陪伴自己的幻觉,她并不认为是很寻常的事。虽然在国内外的一流学府都深度学习了心理学,研究了精神领域,所有已知的结论却并不能解释这一切。

    包括自己手中的扇子,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也并不清楚。记事以来就在她的身边,有过好些次似乎是丢了,却总会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个,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然而她总觉得,一旦获知了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她会陷入更多的迷乱和痛苦之中。这一点并没有什么依据,纯粹是她的直觉。

    她面上的神情仿佛一片静谧的湖面,忽地投入了一粒卵石,涟漪荡漾,波光迷离凌乱。

    有那么一瞬间,虞幕觉得她回来了。那个他从编驹之山最荒芜的角落里,捡回来的小丫头……

    “打扰了,虞幕医生早点休息。”她忽然恢复了清清冷冷拒人千里的样子。

    虞幕将思绪拉回,她已经转身向外走去,手里仍握着那把扇子。这个背影和握扇的姿势,他一点也不陌生。

    辛茯刚离开,初翮已迈进屋来,手中一碗汤汁,袅袅散着草药的香气,“公子,为何不告诉她?”

    虞幕看着眼前,皓腕素手端上的这碗药,药汤微微漾着,“她会回来求我告诉她……”

    大中午的,看着辛茯呵欠连天进了咖啡店,迟顾正在切一份三明治,“现在的辛医生,夜生活丰富啊。”

    辛茯没搭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