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二百五十四章(1/2)
安珏然的离开, 除了顾家大房一家放在了心里,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情感变化的, 亲人亲人,就是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有人时刻为你担忧。不过他们的日子也在继续,尤其对于顾启珪来讲现在还挺忙的。

    现在年关将至大齐又正值多事之秋,先是许琦一事引发混乱, 接着沐邱驾崩,之后沐邱还没有来得及入葬,这边又出了忠亲王逼宫一事, 事情是一茬接着一茬, 让人应接不暇,整个朝堂是片刻不得安宁。

    但是就算是这样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有,虽然礼部那边在考虑现实情况的基础上压缩了这之中的环节,但是毕竟是国丧, 沐澈方面就算是以日替月也要二十七日方能出服,这段时间王公大臣, 文武百官包括诰命宗妇都得陪着,不能做出丝毫越轨的行为。服丧期之间, 以新帝沐澈为首截发辫成服,王公百官、公主宗妇、佐领、三等侍卫、命妇以上,男摘冠缨截发,女去妆饰翦发, 这是基本的礼节, 得时刻注意着。

    大齐都以丧礼为重, 现在是国丧就更是严格,一切方面都是按照最高规格来的,这段时间内在整个京城都见不到一丝一毫的大红大绿,入目的都是素裹。

    之前小殓是皇宫大内是混乱一片,这已经不能更改,既大敛,沐澈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奉沐邱梓宫于乾清宫,设几筵,朝、晡、日中三设奠,新帝沐澈亲诣尚食祭酒,三次跪拜起兴,满朝文武一起默哀。一行人几筵前,副都统以上官职立乾清门外,文官赴景运门外,武职赴隆宗门外,咸缟素,早晚朝夕哭临,这样进行了三日方算礼毕。

    接下来就是颁遗诏,众臣素服,三跪九拜,然后产生新的帝王,虽然之前的大行皇帝小殓的时候,忠亲王已经不顾礼法强行逼着提前颁布了遗诏,但是这一道程序还是不能省,桓公公再一次向文武百官颁布皇帝遗诏,声音所到之处都是跪拜之声。不过这次是有些不一样的,因为这次遗诏的内容会直接颁行整个大齐,诏至各省。

    在这之中,京城自大丧日始,寺、观各声钟三万杵,每日京城各个地方的百姓都能听见一声一声钟响起的声音,浑厚且穿透力十足。之后皇帝入皇陵,沐澈下旨派了沐邱生前最得力的大太监——桓公公去守皇陵,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虽然生为人子,但是沐澈与沐邱的关系可谓是淡薄的厉害,他从来没有从沐邱那里获得过父亲的关怀。

    一转眼就到了正月初五,这是沐澈出服的日子,也是整个京城官民出服的日子。因为国丧,这个年是顾启珪这么些年来过得最惨淡的一个年了,现在出服,自然都是开心着的,虽然婚假还得再等两个月,但是起码不用每日缟素,生活其他各方面也能放松许多。不过出服对百姓们来讲是更轻松了,于文武百官却真正忙碌的开始,之前因为国丧积累下的政务,现在都要一一解决掉才行,所以自初五这一日开始,文武百官开始上早朝,各自忙碌。

    在几日前,安珏然的信传回来说是北境有异动,在与宫中的密信中他虽然没有说具体的事情,但是‘内忧外患’四个字一出,大家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此沐澈的旨意是让安珏然看着办,说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当然也有朝臣尤其是谏官提议要派经验更丰富的将领前往,明里暗里的讽刺安珏然太年轻,可能看不清形势,一旦判断错误后果不堪设想。

    对此,沐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蔡氏谏官,“爱卿说的是,不过爱卿也不用太过忧心,安统领在南靖待了六载,是一步一步爬上去的,与战乱的基本敏感度还是有的,而且朕亲自体验过是十分准确的。”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后,沐澈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是登记前的立威——他要拿许琦开刀。

    没错,沐澈上朝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处理许琦一案,而且是亲自审理,这样一来参与此事的周守砚、王猛,以及顾启珪等人都要时刻紧跟左右。其实说起来的话,要不是沐邱驾崩,许琦之事本来应该在顾启珪他们一行人回京的时候就立刻解决的,毕竟沐邱是想拿这事儿为自己的一生划上一个完满的句号的,只是可惜了。要说许琦做的那些事儿形同造反,是毁国叛国残害百姓的大罪,不管是在哪里又是谁掌权,都没有高高拿起轻轻放下的道理,而且各方面证据确凿,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能审理判刑,但是终究沐邱没能争过时间。

    这样一来,沐邱至死都没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