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二百五十六章(1/2)
这几件事情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就是平常百姓用膳席间都能说上几句, 足可以看出这几件事情的传播广度, 在这之中伯爷府独自岿然不动, 府中所有人对此看的都不太重,主要是就算是顾国安从户部尚书位子上下来了, 爵位还是在的,再说顾启珪还在任上呢,而且以眼前的势头看起来, 前途是不可限量, 伯爷府也算是后继有人, 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伯爷府会远离京中权力圈子,这样一来他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所以, 就算大多数人都觉得顾国安这时候退下来有些为时过早, 毕竟再怎么说顾启珪还没有真正立起来, 定多算是刚刚起步,不过顾家人尤其是朱氏和顾启珪都是持支持态度, 其他人有什么可说的呢。

    “老爷现在退下来,这与我们二爷恐怕不大好, 怎么的不能再坚持几年, 到那时候咱们二爷完全立起来了,也能撑起整个伯爷府,现在到底是太早了些。”此时陆呦这边正在说这事儿, 这话是她身边嬷嬷说的, 她一个常年在后院蹲着的婆子自然没有什么高见, 只能依靠她自己的理解说话,而且她是陆呦的的角度上直觉就觉得这件事情不好,这样想的她也就这也那个说出来了。

    “嬷嬷,”陆呦加大声音,有些严肃,“这样的话以后别再说了,公婆对夫君向来爱护,这事儿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可是夫君的亲生父母怎么样都比其他人更为夫君着想。”陆呦声音不大,也没有带着什么情绪,但是就是让人觉得她不高兴了。其实说实话,嬷嬷这话放在其他什么人家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各个世家都是这样做的,为了给后辈小子铺路为了给自己子孙提供最好的条件,长辈们都是一直往上爬的,都会在朝中熬到最后一刻,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为了自家儿孙着想。

    但是,这个普遍意义上的事情,在顾家却并不适用,陆呦无比清楚自家夫君向来看重公婆,最是重情,于功名利禄那些个相比起来,他们更看重的是情谊,这些观念与陆呦之前的认知是不大一样的,但是陆呦很庆幸,她喜欢这种氛围,身处其中她时时都能感受到自己是重要的,心底里都是满足。

    所以说,这个事儿陆呦并不想沾边,就是身边的这些丫鬟婆子也不能碎嘴,婆母和夫君是极其希望这件事情能成的,她自然不能上去添堵,而且夫君之前与她也多次提过此事,虽然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行动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迟早都会发生的事情早一点晚一点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哎,是,是,老奴记在心中了,”嬷嬷赶紧称是,本来她提起此事就是怕自家姑爷在朝中没有了什么依仗,现在听自家小姐这样说,她也是突然就明白了,哪有父母不为子孙着想的,顾家老爷那样高风亮节的人自然是做了最好的选择的,这样一想,其他也就释然了。

    陆呦没有再说什么,这是自小跟在她身边的老人儿了,她自然是了解的,没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打消她们再继续乱说还是要的。

    陆呦这边什么事情都分的清楚明白,顾启珪现在也在谈论此事,但是对象有些不一样,反正在地位上是有所不同的,他现在面对的是上位者,也就是新皇沐澈。

    “云南那边的事情都先告一段落,各种物资沐执之前不是已经捞了不少,也能顶一段时间了,现在先顶着北境这边儿吧。”沐澈之前就与顾启珪在谈论物资的事情,沐邱在位时国库就空虚,去年事情又多,之前两广水灾差不多已经掏干了国库,就是到现在也没有多恢复过来。现在最紧急的就是先解决北境战事问题,这是他继位之后做主的第一件大事,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当然什么都该是紧着北境才行。

    “是,臣领旨,”顾启珪领旨,听沐澈说起沐执搜揽物资,就知道他是在说启赋山的事情,这样看起来他们在两广的事情沐澈都是了解的,不过顾启珪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事儿是见不得人的,所以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正事儿一说完,大殿里的气氛轻松了许多,君臣两个开始说起了其他的事情,“对于顾阁老请辞一事,你是怎么想的?”沐澈看了一眼站在殿下的顾启珪,想听一听作为儿子顾启珪是个什么意见。

    “回皇上,微臣是支持家父的,要是圣恩准许此事,微臣感激不尽。家父自七年前北境一行中身负重伤之后,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