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起(1/2)
齐云山脉位于青木界的西边,连绵数千里。盖因此地的山皆高,远远看去,似与云比肩,顾得名齐云。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正是世人对齐云山脉的印象。

    此时在齐云山脉东外围的一座略矮的山腰大白石上躺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头发蓬乱的扎了个球,身上穿着灰色的布衣,嘴里还咬着一根不知名的小草,正抬着头看着落日。

    万物寂静,唯有她一脸向往的大声念着那写仙人的句子:“朝游北海暮苍梧,食朝露餐云霞兮,闲时看涛生云灭,千古春秋宛如一梦”。

    待念完,低头想了一会。半响才又摇头摆脑的念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便是道经了。小孩摇了摇头,显然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并不是现在的她能理解的。

    突然,她向四处看了看,见并无他人,便扯开自己的衣领对着自己的胸口喊了一声“出来吧”。

    不一会一枝只长着一片树叶的细枝从她的领口钻了出来,似是闻到了新鲜空气,那唯一的一片叶子在晚风中欢快的摇动着。小孩用手轻轻的碰了碰它的叶子,它便摇的更欢了。“为什么你长的这么慢,才只有一片叶子,你看看它们”云草指了指前面满山郁郁葱葱的树。

    天边的太阳在小孩略显稚嫩的声音中已只剩半边残红,烫金的云霞织锦般的铺开,晚风吹起归人的头发,似母亲的手。她心中一动,顽皮的把手里的石子向前扔去,打破了这暂时的宁静。

    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只见石子落下的地方,隐隐有一道影子划过。小孩猛的坐起来,连鞋子也来不及穿,飞快的跑到刚才石子落下的地方,在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小孩手捧着一只彩色的长耳兔子开心的的站了起来。

    这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忙跑到那大白石的一角,小心的把兔子放在背篓里。又转过身,连着背篓又来到了刚找到兔子的地方,蹲下身,然来还有好几只更小的兔子,可把她乐坏了。

    在夕阳彻底的落下去之前,小孩终于意识到要回家了,她飞快的背起背篓,迅速的在草丛中穿梭,向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屋跑去,边跑,边喊:“爹,我捉到兔子啦。”

    在快到小屋的时候,一个满脸胡子的邋遢大汉出来了,粗着嗓子说:“你这疯丫头,又这么晚才回来,再不回来,爹又要去山里找你了。”

    小孩并没理会老爹的埋怨,只把自己手里的背篓给大汉看,大汉看了,裂开嘴,摸了摸她的头说:太小了,不够一口。”小孩抓了抓头,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说,我养着,等它们长大了,就可以吃了。‘’

    云树闻言,哈哈大笑,摸了摸她的头说:“不过今天爹可是猎到一只大野猪,晚上可有的吃了。”

    小孩听了,果然跑进屋,去看屋里的野猪。

    云树笑眯眯的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