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阿雪自戕(1/2)
“现在,夫君把自己的心给你。”

    当夫君说这些话的时候,跌出老远的弟弟已经爬了起来。

    跌跌撞撞,拼了命的对着我扑了过来。

    他从我的身后一下子抱紧我,口中大声哭喊道:“阿雪姐姐不要,他是姊夫,是姊夫啊!”

    困扰之中的我,立刻本能的收回抓向夫君心脏的利爪。

    双臂一震,顿时从庭宇的怀中挣脱出来。

    转眼间,便转身回手,不假思索的向庭宇胸脯抓去。

    庭宇顿时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简直忘记了哭喊。

    情急之中,简渊只得用尽毕生气力,一脚踹向庭宇。

    瞬间,庭宇庞大的身躯立刻从我的利爪之下,飞出老远。

    简渊更是顺势向前,再次把自己的身体挡在我的面前。

    于是,夫君便再次把自己胸腔里那颗跳动有力的心脏袒露无遗的呈现在我的利爪之下。

    可他越是这样,我的意识深处,越是有种撕裂般的奇怪的抗拒。

    好像,他那颗心脏有毒一般。

    又或者,他那颗心脏是一个会令我万劫不复的陷阱。

    见我突然停止了疯狂的攻击,而是眼神困惑,死死的盯着他。

    夫君几乎是平静看着我,语气,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宠溺。

    “阿雪,来吧……”

    他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牵住我的爪子。

    然后,把我的爪子牢牢的覆盖在自己那颗跳动滚烫的心脏之上。

    “阿雪,放过他们,让他们走。”

    “无论是我们的亲人,还是敌人。”

    “阿雪,无论你想要什么,夫君都愿意给你……”

    “夫君曾经告诉过你,此时,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

    “阿雪,如果此生我们不能生死相依,厮守终身。”

    “你们,就让我的心一直陪伴着你。”

    “生生世世,无怨无悔!”

    极度神思混乱之中,我突然清醒了过来。

    看着夫君那张亲切的,温暖的脸。

    一瞬间,我似乎记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大荒边塞,血色黄昏之时的初相见。

    那人的脸,分明就是眼前夫君的脸。

    孤寂窄小的毡房之中,漫漫长夜,孤寂落寞的耿耿相对。

    那人的眼眸,分明就是眼前夫君的眼眸。

    无数的分离,相聚,诀别,寻找……

    有一件白色的披风,慢慢的对着我的肩头覆盖而来。

    有一柄凤剑,一双灼灼凤目,直逼迫的我无法喘息。

    可是,那些太过芜杂的事情,转瞬间,却又像千军万马一般。

    从我的心头无比沉重的踩踏而过,搅成一团。

    呼啸凌乱之间,生生把我五脏六腑碾成了块块碎片。

    “不行,不可以,不能,一定不要……”

    我死死的想控制住自己被夫君按在胸口上的利爪,意识深处,全是歇斯底里的狂喊。

    可是,眼前夫君的脸,也越来越扭曲了。

    随着我利爪的渐渐探入,夫君的胸口也渐渐地被鲜血染红。

    终于,一股剧烈的我无法承受的心疼,让我的口中突然涌出一股鲜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