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含恨而死(1/2)
天和云启十年。

    楚王府,暴室。

    木桌上燃着昏黄的灯火,带血的刑具挂得满墙都是。

    一女子伏在潮湿肮脏的地上,面部血肉模糊,浑身上下竟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皮肉,有的皮肉甚至已经腐烂生虫,周遭一股腐臭之气。

    她身形枯瘦,腹部却鼓胀如球,一双污迹斑斑的手本能地护在上面。

    她是天和大将军的嫡女秦若白,也是当朝楚王百里御唯一的王妃,身怀六甲,不日将生。这样的她本应受尽荣宠,此时却被凌虐得不人不鬼。

    “哗啦”,暴室门锁被打开,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双暗紫缀金牡丹绣鞋停驻在眼前。

    是她,她来了。

    秦若白空洞的眸子里划过怨毒之色,护住腹部的手紧了紧。她知道等待自己的又是一波非人的虐待。

    见状,绣鞋的主人,一个身着华服的秀丽少女,眸中划过一抹得意,掩唇轻笑道:“怎么?我的好姐姐,怕了?”

    秦若白不语,神情麻木,唯有眼底萦绕着怨恨。

    这华服少女是她的庶妹秦若紫。

    她身怀有孕,秦若紫以探望姐姐为名前来,却趁楚王前往临州处理公务之时,伙同她的陪嫁丫鬟,将她关入暴室,凌虐至今。所幸她没有在自己的腹部用刑,否则腹内胎儿早已化为血水了。

    也正是这段时期,让她知道了许多往事的真相。

    “姐姐莫怕,今日就是你解脱之时。”秦若紫只当她畏惧自己,心中越发得意,双掌一拍,对着门外轻笑道,“快进来吧,别错过了好时辰。”

    暴室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一白衣男子缓步入内,一手托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坛子。

    秦若白缓缓抬眸,在触及男子面容的瞬间,眸光一震,哑声叫道:“是你?”

    她早知,秦若紫不过是个外人,想要在偌大的楚王府内一手遮天,将王妃失踪一事压下来,定然有内部之人相助,却万万没想到那人竟然是他。

    段乘雪,百里御最信任的挚友,在王府地位仅次于王爷和她,平日与她相处也算不错,竟然是秦若紫的人?

    “你竟背叛王爷,助纣为虐!”秦若白怒瞪着他,心中涌起焦急之绪,夫君对他如此信任,焉知他不会对其不利?

    白衣男子神色漠然,不予理会,只冷眼看着秦若紫,淡淡道:“子时将近,可以开始了。”

    秦若紫面色一喜,她双手拍了三下,暴室外又进来两名身强力壮的仆妇。

    秦若白干裂的唇微微抿起,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往日秦若紫只是用各种刑具折磨自己,今日不仅来了精通医毒之术的段乘雪,还有两个仆妇,如此反常,绝无好事。

    秦若紫对两个仆妇使了个眼色,仆妇会意,冲她躬身施礼,而后一左一右将秦若白架起来,朝暴室中央的石板床上抬去。

    “你们要干什么?”秦若白挣扎着颤声问道,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看着秦若白慌张的样子,秦若紫冷笑道:“姐姐勿慌,很快就解脱了。”

    两个仆妇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