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成家(1/2)
单方面的斩杀,血锈味游至鼻尖,秦若白半阖着眼,观赏着被控制住的年轻女子的痛苦挣扎,缓缓轻笑,鬼魅般的声音飘到几人耳旁。

    “为人母亲,总该做点什么来抚慰心中愤怒,记得睁着眼睛记住我的模样,好在阎王爷那里告上一状。”

    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否则脑袋是长得好看的摆设吗?不知好歹,代价也会接踵而至。

    她敏锐的察觉了儿子身上的蛊虫,及时解救了孩子的身体,那是她的本事,绝不是原谅的理由。

    这些人若是狠心些,直接以蛊虫迷乱了百里羽弦的记忆,把他彻底留下,她便会成为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

    为了避免后续意外的发生,她必须除了他们,永绝后患。

    此事过后,百里羽弦预见的管束非但没有,父母二人对他愈发宽厚了。

    针对此事他心下妄自猜测了许久,始终纠结不出个答案,也此他特意打探母亲的意思。

    “你已经二十六岁了,即便是在你的那个世界,这种年纪也是足以独立自主,我要真是护着你一辈子,纵容你的逃避心理,你永远也无法真正的成长。”

    秦若白真心实意的告知不再约束他行为的理由,这一次算是最后的帮衬。

    百里羽弦沉默了,想起上次母亲过问他如何处置当初害他的那些人,他曾经以“任由母亲做主”来结束话题。

    “该死的都死了,这便是我的处理方式,也许你不认同草芥人命的手法,但那又如何,我生活的世界就是更加残忍的弱肉强食,即便是你的世界,也有许多害人不需要坐牢的方式。”

    针对一个人使得他破产,一点一点的逼得人从成功这个年轻孩子,变成了老的掉牙的失败老母亲,是谁都会忍受不了骤然沧桑的变化,承受不了自然是从高楼之上享受飞一把的感觉,最终啪叽一声摔成肉泥。

    亦或是只知片面的键盘侠们,妄下断乱引发舆论趋势,造成人言可畏的影响,令当事人现实生活无法承受住压力,从而产生消极态度,走向想不开的灭亡。

    “同样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也许在你眼里是一种恶劣的行径,那是因为这些事超过了你们的道德准则的,而这里杀人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

    秦若白残忍的揭开百里羽弦一直不愿面对的事实,这里与他以前的世界不一样,更加直观现实。

    百里羽弦无法想象阿笙等人的下场,该死的都死了又会牵扯到多少人,他不是没有本事反抗,可是当时他手软了,下不了手杀人,这与下令杀人不同,他根本无法自己动手。

    说来可笑,来到这里二十多年,他始终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

    那天之后,百里羽弦虽说不至于强迫自己面对残酷,却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退避三舍,一次不习惯,两次三次也就习惯了,甚至带上了习以为常的冷漠。

    久而久之百里羽弦与司徒济行等人,也察觉到好友的变化,那个会不敢动手杀人的好友,也有了新的底线。

    “暮雨是儿子真心实意喜欢的女子,望母亲成全。”

    时隔三年,百里羽弦终于在三十岁之前,带着一女子来到了秦若白面前,堂堂正正的明言喜欢。

    暮雨与京中女子不同一身暖杏色肌肤,透着健康的活力,眼神澄澈明亮有精神,笑起来时很是爽朗,一对虎牙略显俏皮可爱。

    可再怎么爽朗的姑娘在面见未来公婆的时,都会生出羞涩腼腆,她垂着眼半低着头任由主位上的两位长辈打量。

    秦若白整了整神色,问:“即便他这辈子都只是个没有上进心的郡王,你也愿意紧随他身边不离不弃吗?”

    百里羽弦听了一句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母妃竟然还有充当神父的爱好。

    暮雨却是脊背一挺,回答:“认识他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道士,若非来到您面前,估计我只会以为他是某个离开道观的游方道士。”

    这个解释远比我爱的不是他的身份来得贴切,郡王这个身份反而算是一个惊吓,至今还没缓恍过神来。

    秦若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问:“那么你会因为他的身份,而努力学习做个郡王妃吗?”

    也许在暮雨这个江湖女子的眼里,郡王妃的身份带来的会是困住她的枷锁,可身在其位,就必须学习其中的套路兼礼数。

    暮雨难以抑制的露出笑容:“我愿意!”

    秦若白这番话何尝不是承认了她的身份,百里羽弦与暮雨都极为高兴。

    有些事答应了是一回事,真正实行起来却不见得那么简单,接下去时日,暮雨没有空闲与百里羽弦你侬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我的书架 大神精品